Posted on

隔夜外媒传出,美国参议院将于周三就美联储理事候选人谢尔顿(Judy Shelton)的提名进行程序性投票。这将是谢尔顿闯关国会的最后一道大坎,若投票通过,谢尔顿的理事之位基本得到确认,成为美联储理事会的第六位成员。

自谢尔顿被特朗普提名以来,已经过了差不多一年。期间因为国会和业内人士的诸多阻挠,谢尔顿的理事提名之路一直不顺畅:

今年8月,44名前美联储要员联合发表公开信,呼吁参议院否决谢尔顿担任美联储理事的提名。

9月,100多位经济学家签署了一封公开信,敦促美国参议院否决谢尔顿担任美联储理事,称她的观点“极端且考虑不周”。

反对的理由也很直观,她的部分政策主张看似太过偏激,甚至和主流声音是相反的。金十此前整理了她的几个主要观点:

其中最惹人注目的一点是,她长期主张美联储回归金本位取代美联储的通胀目标制度,并质疑是否需要央行控制基准利率。不过,前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表示,即使她进入美联储后有发言权,也没有能力为货币政策或监管政策设定道路,美联储真正的大权掌握在鲍威尔手中。

兜兜转转,来到11月,关于谢尔顿的美联储理事提名至今依然存在变数。据外媒报道,共和党参议院目前出现第三位反对者,认为谢尔顿不能胜任美联储理事一职。这无疑为明天的投票增加更多戏剧性。谢尔顿之前的闯关努力会就此前功尽弃吗?

美国田纳西州共和党人拉马尔·亚历山大(Lamar Alexander)周一称,他反对谢尔顿的提名,理由是不确信她的上任会否削弱美联储的独立性:

这一表态可能减少了谢尔顿的支持票数。共和党人目前在参议院中拥有53-47的多数席位,如果亚历山大和其他两位参议院议员Mitt Romney和Susan Collins一样,加上所有人都投票反对提名谢尔顿,谢尔顿可能只获得50张票。在这种情况下,只需要再有一位共和党反对她的提名(49-51),她就将无法获得多数票当选。

目前的悬念在于这位反对者——亚历山大未必出席明天的投票。另一位共和党人——佛罗里达州的里克·斯科特(Rick Scott)也正在接受隔离。如果亚历山大和斯科特都缺席,而所有人都出现,最终对谢尔顿的提名票数可能会维持在49比49的平局。斯科特的发言人周一已经证实,他明天将不会投票。

若平局真的出现,最终的结果可能是,副总统迈克·彭斯(Mike Pence)投下最为关键的决胜票,让谢尔顿提名获得通过。因此,不难理解为什么白宫依然对明天的投票结果这么有信心。隔夜白宫发言人表示,美联储理事候选人谢尔顿得到了白宫的全力支持,预计其提名将得到确认。

当然这是预料内发生的情况,一旦上述其中一环出现意外,谢尔顿的进击美联储之路都会蒙阴。另外,在这个大选年,当选总统拜登已经忙于组建新内阁,若谢尔顿提名未能在这个过渡期获得通过,之后一旦入主白宫,将彻底浇灭这个可能性。

周一被问及共和党是否有投票权来确认谢尔顿时,参议院多数党候选人南达科他州的约翰·图恩也坦白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